不讓生死兩茫然 防救災基地台的偏鄉迢遙路

  • 時間:2019-08-13 09: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隨著玉山北峰基地台在莫拉克風災即將屆滿10周年前夕啟用,讓人回想起當年風災後,多處偏遠山區部落聯外道路中斷,通訊阻絕,成為孤島的窘況。為此,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多年來,敦促電信業者積極投入偏鄉防救災基地台的建設,終於日有所成,不過部分基地台建設過程之艱辛,則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避免孤島 確保黃金時間不斷線

2009年的一場莫拉克颱風,讓南部山區路斷橋毀,對外通訊完全中斷,生死兩茫茫。為此,災後,NCC積極敦促電信業者前進偏鄉84個高災害潛勢區,建設可以抗15級強風、並維持3天不斷電的「高抗災基地台」,確保災難來時、能在黃金72小時內馳援。

不過,初期由業者出資興建,在成本考量及地方抗爭下,直到2014年,只蓋了9站,其中一站還在完成後,因部分鄉民擔憂電磁波影響健康,慘遭拆除。隨後,NCC才撥款新台幣2.3億元給地方政府改善通訊死角,但也只蓋了49站固定式基地台。

2017年起,在1億元科發基金和4年4億元的前瞻數位建設預算挹注下,NCC改以補助電信業者49%的建設經費,才加速在79個基地站加蓋發電機、並先後完成近百台固定式基地台和44站機動台,對防救災發揮相當大的效益。

以山區步道為例,就有長達至少2千公里的訊息不漏接。遠傳執行副總饒仲華說:『(原音)遠傳長久以來,特別與各個區的林務局合作,完成了全國重要山區步道涵蓋的一個普查及優化。我們專案鎖定183條山區步道,已完成149條的步道優化,完成率高達80%,已完成的步道將近有2千多公里。』

深入險境 南橫終於不再失聯

但是,前進偏鄉建設防救災基地台,賠錢不算,有些地方、像是南橫1、2千公尺以上的高山路段,不僅地處偏遠,交通、飲食都成問題,山上天候還陰晴不定,隨時有暴雨、雷擊,日夜溫差又大,更不知何時會有坍方落石,根本就是拿命在換。

也因此,若非前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黃義佑2016年到任後,透過NCC對電信業者施壓,否則迄今只要進入梅山口以上,手機絕對不通,整個人形同失聯。但現在有了中華電信,通訊涵蓋率已逾6成。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甲仙工務段段長陳正偉說:『(原音)因為從莫拉克之後,我們怎麼樣跟中華電信、跟其他業者講,他們都說,要花很多錢,他們都不做啦!因為他們覺得沒有效益、虧錢。那黃義佑執行長就從NCC那邊壓著請他們做,就是因為他有做這個動作,我們南橫公路才可能有探討開通的一天,因為你如果通訊不通,如果上面發生了甚麼狀況,根本就沒人知道。所以有通訊之後,我們才有其他的防災資源可以做啊,像一些CCTV啊、還有一些落石告警系統才能啟動,如果沒有那些,不用講了!』

玉山北峰 史上最高難度基地台

不過相較南橫,歷時7年、由電信三雄出資建設的玉山北峰站,更流標了6、7次,寫下台灣史上難度最高的基地台建設史。台灣大哥大資深副總暨技術長郭宇泰說:『(原音)一般的情況之下,行動通訊它是我們的生活線、是工作線、是娛樂線;但是呢,到了玉山這個艱困的環境,它就變成了所有登山客的生命線。我們現在在塔塔加的登山口,距離玉山北峰有13公里的路程,高度落差1,200多公尺,上山就要2天;而且呢,需要負重,我們工程人員總共背了20多噸的設備、器材跟施工的東西上山。我們做過了很多很多的共構業務,但是呢,這可以說是耗時最長、最艱困的一個共構。』

NCC中區監理處處長黃琮祺指出,玉山北峰基地台海拔高3,858公尺,不僅是東北亞最高的基地台,而且因為沒有電,在建設過程中,僅能依賴太陽能來供應,成為台灣第一座太陽能基地台。黃琮祺說:『(原音)為什麼工程那麼困難,就是因為當時的電池,一顆可能要75公斤,後來因為科技進步了,那個電池變成32公斤,那我們總共搬了72顆電池上去;還有就是太陽能板一片是22公斤,總共搬上去84片,那84片太陽能板,每一片的長度、高度是1.65公尺,就差不多是一個人的高了!所以搬那個東西喔,遇到那個側風,真的是非常地困難。』

當時,就連做太陽能板的廠商也擔心根本找不到人將這些物資搬上山;而且即使完成基地台建設,日後還要面臨長期維護營運的挑戰。

黃琮祺回憶,5年前一名玉山氣象站主任就表示,平地叫一桶瓦斯不到1千元,但是這桶瓦斯送到北峰,就要價8千元,瓦斯空桶運下山,還要再加4千,總計1萬2;不僅瓦斯,還有柴油發電機要用的油料,每運20公升柴油上山就要4千元。加上遇到颱風或寒冬,玉山還會封山,業者根本無法上山。

挑戰千山萬水 難敵鄉民抗爭

不僅高山,還有離島,同樣要克服海象、海風以及居民的挑戰。台哥大南區網路維護運作處副理方育英說:『(原音)那我覺得最難做的是離島,像蘭嶼,喔!那個所有的材料統統是由台灣本島運過去,然後那一站也是做很久,它每年固定能做的時間不多,冬天統統不能做,冬天大概有7個月時間不能做,每年大概4月份以後,風平浪靜才可以做,所以你可能短短地只有幾個月做,而且10月風又來了,然後7、8月還有颱風,所以能夠做的時間實在是不多啦!一開始居民也是不太歡迎啊,那個都需要協調很久,才可以做。這個是比較困難的地方。』

只是,面對再多大自然的挑戰,電信業者都能想方設法克服;唯獨鄉民的抗爭,讓NCC很無奈,這也是國土通訊安全網迄今仍無法完整佈設的重要原因。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