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專題報導

華人作家報導:

影像紀錄報導

經濟瞭望報導

國際視窗報導

人物專訪報導 

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E-Mail: lulu@rti.org.tw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12-12
心怡
影像紀錄 訪日媒攝影師 Viola :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差不多有半年時間, 這段時間您在香港追踪拍攝呢?) 日媒攝影師Viola : 我本身住在日本, 所以我會日港飛來飛去,我有幫日本媒體做採訪工作,所以我必須定時返日本見見編輯, (重點時間 612, 71, 721, 831及近日理大圍城事件, 整個運動的演變在鏡頭下如何捕捉到運動的變化? ) 在影像角度來看, 最大不同處是示威者的裝備不同,不論是示威者或警察的裝備同樣不斷升級, 像七月一日示威者用保鮮紙包著手腳, 短衫褲, 帶個化學室眼罩,黃色頭盔, 並拿浮板當防護,這就是示威者最初六月時的裝備, 十月一日開始, 示威者全身黑色長袖衫褲, 口罩不再是手術用的口罩而是有濾嘴及濾罐, 示威者已經很清楚哪一款的濾嘴可以防護什麼氣體, 甚至是不同濾罐混合使用可以替代高階濾嘴,而且示威者會開始使用面罩,不再是黃色工程頭盔而是較有保護性的軍備頭盔, 示威者開始將可以辨識個人特微都包覆起來, 作為攝影師的影像他們的改變都幾大, 當然攝影師的裝備也要升級,必備黃色背心,被警察辨認記者的頭盔上中英文四方八面寫上PRESS(其實作用不大,理大圍攻事件,記者是否可以進入, 你有進入拍攝) 是, 我有進入理大拍攝, 剛開始時記者是可以進入理大拍攝, 但到17日當晚八點開始被定性為暴動事件, 警方要求所有人在十點前離開理大, 十點後留在理大的群眾或巿民會被警方以暴動罪起訴, 我是17日早上從日本返港就直接到理大拍攝,最早是十字路口水炮車的位置是最主要的衝突點,四方八面都封鎖了,當日早上防線較鬆散,示威者要行出理大還有可能,當日下午各理大出口都怖滿防暴警,我後來訪問理大裡被圍困的社工團體主辦人, 他說: 在警方未開始定性暴動前, 理大裡有很多未成年的中學生就想離開, 但因為警察將理大團團圍著而沒辦法行出理大,只要有任何人走近防線就即時被逮捕. 記者剛開始是可以進出理大防線, 當晚八點過後有記者離開理大即時被逮捕, (所以在理大被圍困的群眾好可能是普通巿民 但沒辦法行出理大?) 確實有些是理大員工或學生家長被圍困於理大, 當晚有80位醫護在理大被警方逮捕, 差不多午夜12點時, 我已經收到消息網媒或細報記者出理大都被逮捕, 當時我為日本某媒體做相關報導攝影, 我跟日本記者及部份香港記者一齊, 我們是以舉手投降的姿勢行出理大, 警方用大光燈照射我們, 搜身,檢查手提袋並登記身份, 警方問:日本記者來港採訪不是應該要申請?為何你們不在我們的名單上? 我回答: 並沒有任何規定要申請採訪准許証 (可見現時香港新聞自由是非常有限, 來香港採訪要先做登? 這是很不自由) ...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2-05
心怡

訪台南成功大學教授 梁文韜: 最新事態發展會在節目後半斷講述, 據說王立強自稱是中國特務人員向澳洲當局自首,並接受澳洲第九頻道60分鐘節目專訪, 在節目錄影內容中, 王立強說有涉及香港, 台灣等情報收集活動, 甚至會影响台灣選舉...到底王立強是否有參與影响台灣香港政治呢? 王立強的直屬上司是「中國創新投資」與「中國趨勢控股」負責人向心夫婦, 王立強負責將上司命令傳遞給負責執行職務的相關情報人員或公安或國安等, 表面上看來, 王立強與向心是相當親近, 此時向心及龔青剛巧在爆料當周身處台灣, 後來發現向心與龔青是每個月都必定會來台灣, 從種種跡象看來, 向心與龔青在台灣置產的地區在新北巿林口及台北巿信義區, 這些地區都被認為是中國間碟活躍的地方, 因為林口近桃園機場, 落機做完事後就可以馬上離開, 信義區是豪宅區顯示其資金實力, 這些表面條件是很乎合很多特工來台灣的特徵, 尤其是向心曾接觸台大資工系教授高成炎, 並有意收購高成炎的蘭陽地熱電廠,就正如王立強所說, 他們屬國防部解放軍下的科工委, 科工委主要是提升軍事科技, 這些人事又被認為與解放軍元帥聶榮臻的長女聶力有關, 聶力自細被栽培為軍事工業負責人, 她是負責竊取外國軍事科技的重要人物, 解放軍一直都想竊取軍事高科技, 當然她要收購的項目也不一定是軍工科技, 她有另一個任務是來收購台灣, 將正在發展的能源, 基建等掌握在手上, 最近美國也提醒菲律賓用華為設備可能會隨時被斷電, 到底王立強是否間諜呢? 現時最新發展顯示王立強真是間諜特務, 只不過他低階的情報人員.... ...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1-28
心怡

專訪 香港資深評論員 桑普:。。。。。。如果我們退下,我們會死得更慘. 接踵而來是大搜捕及大追擊, 這不單只是針對前線勇武, 和理非所有人士也如是, 所以很感謝前線勇武為我們犠牲很多, 而關鍵是五大訴求未能逹到, 為何我們還要爭取? 為何我們不收割階段性的成果? 問題是有多少人被失踪, 被自殺, 有多少人被警察暴力對待, 以及不斷有警察虐待被捕者畫面都呈現在所有新聞媒體上, 現階段抗爭運動是沒辦法停下來, 既然這樣, 現在區議會選舉結果出爐, 希望民意依據區議會選舉結果, 再繼續設定一個期限, 特區政府在此期限內都不答應其餘的四大訴求 , 抗爭是會風起雲勇升級...... 美國總統川普在十日內不做任何動作, 《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都會自動生效。現中國經濟放慢下行, 中國會增加對香港的依賴, 香港抗爭運動持續的話, 國際大氣侯會慢慢走向對香港有利的情況, 現在還不是, 但香港人堅持下去就會是, (該法案效力有多大呢?) 不會高估該法案的影响力, 此法案基本上是限制想去美國或其有資產在美國被凍結. 此法案的主要攻擊力是取消香港關係法的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台灣以香港為鑑,既然台灣有民主選舉,應該於2020年1月11日票選一位可以捍衛台灣價值的總統及立委. 香港已經被中國不斷統戰,滲透及蠶食到這種地步, 如果台灣只能座山觀虎鬥, 與我無關的話, 那即完全不理解中國共產黨滲透台灣的嚴重性, 最近向心及龔青夫婦被捕後只限制其出境, 我個人不滿沒有覊押向心及龔青夫婦, 可見共產對台灣的滲透是很深入, 如果這王立強叛諜在澳洲的坦承是事實的話,台灣是嚴重地讓中國共產黨稱霸, 這個中國的網蛇絕對需要警剔並去除. 香港有很多漏網的人可能會去台灣, 台灣政府要準備好如何因應數以十萬計在未來幾個月內香港遭逢大鎮壓時流亡台灣的情況, 這一定要有一個備案. 要明白到共同追求民主價值的人應共同反抗專制獨裁的共產政權, 這是一個基本認識.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1-21
心怡

 專訪 香港資深傳媒 劉細良:  今次用如此大武力圍攻中大及理大的原因可分為偶然因素及政策上強硬路線. 偶然因素是科技大學周梓樂於將軍澳疑似被墮樓而逝世, 於是學生們發起十一月十一日進行三罷及堵塞各區主要交通道路, 同一時間四中全會後林鄭特首先後跟習近平主席及韓正會面,帶出的訊息是止暴制亂為重要任務. 於11/11大學站時港警已開始跟學生發生衝突, 11/12日中大學生投擲石頭到吐露港公路等, 由於官方態度強硬策動止動暴制亂, 故11/12中午防暴警開始進入中大校園拘捕學生, 這就是跟官方策動強硬戰略有關. 11/12晚港暴警圍攻中大並發射過千攻催淚強, 這些行動正正顯示香港現時的軍警權力完全控制了港府的決策, 中大學校長段崇智, 副校長吳基培及前校長沈祖堯都沒辦法接觸到政府高層, 我在現場看港警打電話給馬鞍山警區中級指揮官. 這圍攻香港中文大學是如此重要的策劃性行動, 港府內竟然沒有任何一位個官員如保安局長或更高層的政務司司長在當刻出來處理及面對香港巿民, 這明顯的跡象是要告訴我們, 而我們也都看到了, 現時共產黨是直接指揮於前線執行任務的警察及防暴警, 這種權力結構已經成形, 特區政府官員只不過是從旁邊扮演協助警察執法的角色, 話語權是警察裡面前線執行職務的人.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1-14
心怡

專訪香港資深傳媒 程翔 :  四中全會公布對香港部份有二點是好新鮮: 第一 中央今後要根據憲法及基本法對香港實行管治. 這是很新的一種看法. 過去中央級文件都會強調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這是香港回歸中國以來都不斷提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直到今次四中全會公告中央要根據憲法及基本法去香港實行管治, 這意味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已經放棄了, 取而代之是中央對香港實行直接管治, 我覺得這是最新的變化. 第二 在四中全會公佈裡, 公告要完善國家安全的法律體制及執行機制. 這是大家很容易想到中央又再次催促香港實行基本法23條的立法. 大家知道2003年23條立法失敗, 但中央一直耿耿於懷, 也即系話香港都不願意承擔捍衛國家安全的責任. 到底要怎麼樣去完善立法呢? 中央必定會要求港府從速立法, 所以中央會在下週(20191118周)派中央級的大官員赴香港宣讀基本法23條立法問題 ; 此外中國內地也有學者提出不須等待香港政府立法, 中國政府可以通過人大的決議將中國內地國家安全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文件裡, 基本法附件三規定中國全國性法律可以在香港適用有那幾條, 可以將中國全國性適用於香港法律放入附件三中,就很輕易地將用於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法延伸致香港. 其實北京一直以來都系避免這樣做法, 這變成直接干預香港也違反基本法23條規定, 國家安全法是香港自行立法, 北京也不想做到代香港立法的情況, 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從這方面著墨. 下周中央派大官員來香港宣導23條立法, 可見中央到目前為止都儘量想 香港依規定自行立法, 這是法制方面, 至於執行機制是如何呢? 四中全會公告要完善執行機制, 現時內地官員討論大概有三個途徑: 第一個途行是恢復香港警察政治部, 此港警政治部以前一直都有存在, 但回歸前考慮到被中共利用此港警政治部對港人進行政治監控 , 最後港督彭定康走臨前就解散港警政治部, 現時內地有聲音要將港警政治部再恢復, 此為一個途行; 第二個途徑是現時中聯辦內部有個警務聯絡署, 此中聯辦警務聯絡署實際上是公安派駐香港的代表, 過去警務聯絡署是協調內地與香港警察事務, 中聯辦警務聯絡署有政策建議權,但沒有政策執行權, 現在的方案是想將中聯辦警務聯絡署附予執行權, 這不就可以加強執法的力度,; 第三個途徑是在香港成立一個與中國國家安全部直接對口的組織, 由此組織在香港實行執法問題. 以上都是今次四中全會內部討論中都有探討過, 事後人大法工委負責人及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話四中全會對香港的問題有很多的討論, 上述是四中全會就香港問題討論中有涉及到.   四中全會後是給予香港警察一支強心針, 也即香港警暴是得到肯定, 甚至乎是得到當局認可. 像十一國慶的光頭港警在內地受到高規格接待, 也受到內地傳媒廣泛報導, 可見中共是認可警察暴力執法. 所以中央更加強調直接管治, 增加執法力度, 就直接造成警隊有恃無恐. (下周大官員赴港宣導23條立法, 這只會火上加油, 怎能止暴制亂呢?) 任何此類舉措都只會增加予盾, 增加雙方對抗, 這是一個很不理智的做法, 現時在風頭火勢的情況下, 要來通過23條立法, 我覺得北京是準備跟全香港巿民對抗. (以香港現時情況下推動23條立法, 其實最終政策是要香港收歸中央接直管治)四中全會公告中央要根據憲法及基本法基礎上加強對香港實行管治. 即就是要直接管治香港, 北京的做法是除了話不出兵之外, 已經用種種暴力手段將香港這場運動鎮壓下去.....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61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