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限制墮胎的代價 經濟學家加入美國論辯

  • 時間:2021-11-24 10:5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限制墮胎的代價 經濟學家加入美國論辯
限制墮胎的代價, 經濟學家加入論辯。(示意圖/Anastasiia Chepinska/Unsplash)

數十年來,墮胎權問題一直是美國社會激烈爭辯的問題。而在9月1日全面生效的「德州心跳法案」(Texas Heartbeat Act)更是引爆了全美各界的憤怒對立。經濟學家也加入這場論戰,試圖將討論引向更實際的金錢問題。

墮胎權爭議持續延燒 激化對立

很少有議題能像墮胎一樣,在美國激起情感、宗教熱情以及激烈的憲法辯論。隨著全美最嚴苛的「德州心跳法」生效,以及最高法院裁定允許民間繼續就此法案提出上訴後,經濟學家也加入論戰,試圖把討論引向更實際的金錢問題,因為對許多尋求墮胎的女性來說,經濟上的考慮也很重要。

46歲的馬丁(Kenya Martin)說:「錢絕對是我的首要任務,尤其是我已經是一位母親,無法承擔養育另一個孩子的責任。」馬丁曾在處於受虐關係時,在德州進行過兩次墮胎。

馬丁曾是一家墮胎診所的顧問,她支持其他有色人種婦女尋求終止妊娠,現在是「We Testify」的成員,這是一個墮胎見證組織,為婦女提供宣傳工作的報酬。

馬丁表示,「我不想形成貧窮的循環…我不想成為過著掙扎生活的單親媽媽」。

根據統計,四分之一的美國女性在45歲之前有過墮胎經驗。許多人是像馬丁這樣,貧窮而且已經擁有小孩;其它的人則是表示,她們負擔不起組成家庭的費用,或者不想中斷她們的職業生涯或教育。

從經濟角度看墮胎問題

但是,隨著包括德州在內等共和黨領導的州通過限制墮胎的新法律,美國各地的女性在做出此類決定時,面臨更多障礙。

經濟學家和墮胎權利倡議人士說,限制措施給許多婦女帶來經濟困難,並產生更廣泛的財務影響,而這些問題往往被此議題上的深刻意識形態和宗教分歧所掩蓋。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勞動研究和就業關係教授羅傑斯(Yana Rodgers)表示,「只有學者和倡議者會從經濟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她說,「被禁止墮胎的主要代價是,它阻礙了女性充分參與勞動力市場的能力」。

羅傑斯是在最高法院幾個重大墮胎案件中,代表陳述立場的數十位經濟學家和學者之一,其中包括密西西比州一件稱為「多布斯訴傑克遜婦女衛生組織」(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的案件。傑克遜婦女衛生組織是一家墮胎診所。

今年9 月,154位經濟學家簽署了一份長達73頁的「法庭之友」(friend of the court)簡報,支持這家密西西比州的診所。密西西比州禁止在懷孕15週後的墮胎。最高法院定於12月1日聽取對該案的挑戰。

該案將使最高法院大法官有機會縮減「羅訴韋德案」(Roe vs. Wade)所賦予的墮胎權。1973年的「羅訴韋德案」具里程碑意義,賦予美國人合法墮胎的權利。而目前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保守派佔多數,共有6位。

牽涉勞動力和潛在收入

經濟學家在提交給最高法院的法庭之友簡報中表示,「墮胎機會繼續對女性的生活產生顯著影響,尤其是對年輕人和黑人女性」。在他們提交的文件中引用的研究發現,如果年輕女性透過合法墮胎,把計畫外的生育時間推遲1年,她們後來職業生涯的時薪增加了11%。

他們引用的另一項研究發現,對於意外懷孕的年輕女性來說,墮胎使她們完成大學學業的可能性增加了近20%,擁有專業工作的機會也增加了近40%。

羅傑斯指出,禁止墮胎抑制了勞動力參與以及她們的潛在收入。

根據生育健康智庫「葛特馬赫協會」(Guttmacher Institute)的數據,密西西比州的法律是近年來共和黨支持的墮胎限制系列法律之一。單單是今年,有19個州頒布了106項相關法律,創下紀錄。

此類可以改變或阻止婦女墮胎的限制包括,強制諮詢、必須等候24小時後才能第二次就診,以及降低婦女可以終止妊娠的周數。

全美最嚴苛的墮胎法今年9月在德州生效,幾乎完全禁止墮胎,即使是遭強暴或亂倫的受害者也不例外。一旦偵測到胎兒心跳,就禁止終止妊娠。這通常是在懷孕6週時,而許多女性在這個時候甚至可能還不知道自己已懷孕。

惡性循環 在貧困中掙扎

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2020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限制墮胎法律的財務後果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

這份研究的主要作者、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s Ross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米勒(Sarah Miller)說,如果新媽媽選擇退出勞動力市場是為了更關注家庭,這可能是正面的事,「但如果女性失去選擇權,將會產生非常大的經濟後果,對勞動力供應和她們的收入,將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研究發現,被拒絕墮胎的女性比終止妊娠的女性,生活在貧困中的年數可能更長,債務增加78%。此外,根據公共紀錄,破產和被房東驅逐也增加了81%。

馬丁說,對於貧困和低收入女性來說,情況更是如此。她表示,「我有第一手的經歷,知道為什麼允許墮胎是必要的,特別是對於有色人種或邊緣社區的人來說,他們可能沒有資源照顧另一個孩子,或者在從未有此意願的情況下被迫成為父母」。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